清明祭祖

2016年清明之行 ----- 絮叨篇
日期:2018-04-27  作者:祯华  转自:原创

    前言:网络的魅力实在强大,去年年底,我应老兄之邀请,加入了我荣氏家族大家庭,在这里,我认识了全国各地的荣氏宗亲,没有距离感的畅谈让我倍感温暖,其乐融融……  随着交流的不断深化,互帮互助的故事不断呈现,哪里有困难,援助之手自然伸出。尤其族谱的编撰,许多支系已经卓有成效,恩施支系也在各地组织的聚会的感染下迅速行动起来,由于地域文化的差距大,对家族文化的了解必须从零开始,难度可想而知。群主国伟在得知我方支系的困惑后,全面分析,因地制宜拟出来一套行动计划,并相约现场指导。

      3月25日下午,当哥哥载着一路辛苦却亢奋着的国伟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们都非常激动,几个月的网络畅聊化作瞬间的默契,陌生感顿消。我们进到宾馆,放下行李我便催促着去我家吃饭,国伟顾不上我已经做好的饭菜,立马打开行李箱,给我呈现他辛苦带来的知识宝库。宝库很庞大,庞大的宝库里倾注了国伟多少心血,在他的一系列动作的完成过程中得以呈现。我们针对当前的工作聊了许久,家里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催促让我们终得回家,饭菜已经都凉了,本来就不习惯南方饮食的国伟勉强填饱肚子,客气的跟我家老爸、婆婆寒暄,嘘寒问暖极是得体。看得出,这是一个仁义礼智信俱有的小伙子。

      过惯了大都市的喧嚣,我想带国伟从喧嚣中脱出,去领略一下 山里的宁静与祥和。吃完饭,我和哥哥陪着国伟去到寇准文化公园,这里依山傍水,人员稀少,蜿蜒盘曲的台阶在农田和各种杂草中贯穿,各种样子的文化长廊林立路边,大多是寇准年谱,国伟读的很仔细,对寇准的为官清廉和对当时皇上的惜才大加赞赏。农田里残存的红桔也没逃过国伟的眼睛,他很兴奋的邀我跟红桔合影,可是因为逆光,我们不得不换个位置,与大山里的各种山花、蔬菜来了一个合拍,哥哥拍的很仔细,照片效果很不错,这也是我跟国伟的第一张正式合影。考虑到国伟长途旅行的疲惫,我们在浏览了公园的主干部分后决定返程,可是,在走出公园西大门的时候,国伟看到了足球场,热衷于足球的他立马又兴奋起来,我们陪他来到足球场,天已全黑,明亮的球场灯光普照整个球场,国伟融入到正在踢足球的小孩子当中去,跟他们来了几个标准的射门,使得小孩子连声高呼“高手来了!”。

      回到宾馆,国伟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,把他精心拍摄,精心编排的各地荣氏族谱,按顺序讲解给我听,由于我才疏学浅,大多数族谱没有能力去认读,更不用说去读懂读通,他却不一样,所有的族谱,他都仔细的认读,研究,互相融合,以至于各地宗亲进群,他都可以流利的背出他们的字辈,我一直称他为“百度”,今日一见,方觉他的不易,在他深刻的讲解中我了解到,这得需要足够的时间去研究历史的渊源,并把各地族谱融会贯通才能互相印证。家族文化的博大精深让我兴叹不已,我感觉我算不了凡世间的一粒尘沙,微粒都不是。
     时间过得飞快,讲解中时钟已经指向晚上11点,考虑到国伟可能有些饿,我起身约他出去吃宵夜,说话间电话突然响了,是钟祥,他心有灵犀,也是请国伟吃宵夜的,我们一拍即合,定好地方,便一同前往目的地,席间,我哥、老公、魁祥、甲祥也陆续到场,初次见面,都一见如故,亲情的自然流露温暖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,大家互相介绍,互相礼让,互相关心。国伟比较喜欢吃煎豆腐,我则对土豆片情有独钟,我们各取所需,我也为找到国伟唯一能够接受的巴东饮食而欣慰着。吃完,已是深夜一点,我们互相道别后各自回到住处安歇。

     26号清晨,国伟起的很早,因为宾馆的网络不好限制了他的工作,我在下楼去 准备接他出来过早的时候,他已经先到我家楼下了。吃早点已经不是他的当务之急,他需要一个网络好一点的地方做他的工作,于是,我电话给哥,让他开车送我们去西瀼坡另择宾馆,我们选择了没有甲醛味的金苑宾馆,安置好行李,随便找一个地儿吃了一碗羊肉面。国伟嚷着要回宾馆看族谱,我批评他着了魔,希望他能够劳逸结合,强行带他去巴东博物馆参观一下我们这里的地域文化。

     博物馆的陈设很简单,但环境比较幽静,进得大门,门卫在我登记的时候要求我写20人,但其实我们只有三人,我不想去深究,按照门卫的吩咐,写20人了事。国伟有些不理解,我们地方的不严谨在他看来很不以为然。我们进得历史展厅,里面简单的几件文物国伟不太感兴趣,于是退出到门外,集体去欣赏寇准断案的模型展厅,展厅里面寇准的审判台威严尚在,各种刑具整齐摆放,国伟和我分别在审判台留影一张,他给我照的很清晰,我给他拍却差点技术,尽管不满意,也还是得无奈接受。我们接着顺阶梯上行至秋风亭,稍息片刻便进到寇功祠,这是一个庞大的四合院,院里有香炉位居其中,香炉里还有游客们点燃的几根香散发出寥寥几缕青烟。我们顺着四合院右边的亭廊往里走,一张漂亮洁净的古铜色新人床呈现眼前,其工艺何等精致,让国伟好一阵赞叹,他拿出相机,选好角度,拍下他认为最美的照片。尔后,我们又看了一些瓷器、铜器,三峡奇石等等,最后脚步停留在寇公雕像前,我们叹服于寇公的清廉,膜拜于他的文采,驻足了好一阵子,我们退回到四合院外,去观赏从各处整体搬迁过来的老宅,这些老宅全是板壁屋,屋的横梁与板子之间都是靠榫头链接,极其牢固。这些老宅的四周,有很多墓碑,国伟仔细阅读上面的碑文,并分析其历史的久远以及立墓碑和拆墓碑的原因。我被他对研究历史的兴趣所折服,自叹无知却又无可奈何。接着,我给国伟介绍了我《穿越丛林看三峡》文中的龙王庙和地藏殿,工人们的搬迁技术着实了得,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的损坏,看完这些完好的搬迁实物,博物馆的行程就此结束。看看时间,已经是中午十二点,国伟又嚷嚷着要回宾馆。吃午饭的时间到了,我提议吃了午饭再回,他像注了鸡血似的老说不饿,非得要回房做功课。我跟哥哄小孩似的哄他去大面山吃农家乐,观巫峡全景,他才勉强答应跟我们上山。

      我们一路前往大面山,路边各种山花和油菜花带给我们的芳香沁人心脾,我最喜欢满山花瓣装扮的春景,一路兴奋的用别扭的“巴普话”跟国伟介绍着或远或近的风景,身为导游的他听得满不以为然,但还是得勉强应付。今天天气特别好,蓝天上几朵稀疏的云彩装点,比起万里无云,更显妩媚。车行至大面山第一个观景台,我们拿好相机下车观景,远处的山峦和田畦清晰可见,近处长江大桥连通大江南北,碧绿的江水与山体、大桥、房屋形成一副多彩的图画,让国伟终于有一点兴奋,他指着尽收眼底的巴东全景,辨认着他住宿的宾馆那条道,一探究竟的认真劲儿着实可爱。他打开相机,拍下这醉人的一景,接着他吆喝我哥为我们拍合影,兴趣盎然。我告诉他前边还有两个观景的好去处,建议驱车前行,他收拾好相机上车,几分钟后我们来到新修的观景长廊,沿着长廊阶梯下行,浓烈的树香迎面扑鼻,深吸一口气,仿佛完全洗清肺部的污浊,清清爽爽。今天天气给力,来山上游玩的人比较多,三五成群,我们撇开人群,直达观景台,这里视线极好,巫峡全景尽收眼底,轮廓清晰的山峦矗立于平静的江面,莽莽苍苍,深远到极致,便有雪山隐约可见,很是壮观。俯视,长江大桥纵跨长江,神农溪大桥横跨神农溪入口,两座大桥在碧绿的江面上形成的倒影清晰可见,江水略有下降,江边露出一条白色的水位线,偶有船只徐徐前行于江中,将长江点缀成一条弯曲的彩带,甚是好看。我们在这里拍风景、自拍,互拍,好不热闹。呼吸了山里的清新空气,观赏了山里的自然景观,我们都很兴奋,也都觉得有些累,我们共同商议去吃农家乐,休息一下,填饱肚子再去另一个观景台。

      这里的农家乐很地道,我吩咐好餐馆老板需要做的主菜,配菜就全由老板做主,我知道这里的配菜都来自于田间地头,季节出来什么吃什么,不用吩咐。我们坐下来边喝茶边聊天,有暖阳照着,很是谐意。老板的做菜速度超快,感觉不到半个小时,一桌极具色香味的饭菜就上了桌,我们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便吃,国伟说:“这是我来巴东,吃的最舒服的一顿饭。”感觉好惭愧,巴东没有什么特色小吃,就只有农家乐里的无公害蔬菜能够算得上一方特色了。吃完,稍息片刻,我们又向第三个观景台进军,在路上,我们被一树造型及其完美的李花所吸引,我们拍了好几张照片,我意犹未尽之时,国伟又被身边的鸡笼所吸引,这里面喂养了好几十只土鸡,精神饱满的在笼子里面蹦跶着,国伟拿起相机,隔着鸡笼拍照,效果不咋滴。我吆喝着继续前行,不一会儿来到第三个观景台,我们直接下到最低处,在一块狭窄的岩石上,哥哥为我和国伟拍了一张合影,逆光,效果不太好,但身后的险峻完全能够展现。这里跟前两个地点观景不同的是,这里有几座像松石推砌的小山,很是险峻,每到秋天,满山红叶覆盖,特别好看。山的下面有一个自然村落,袅袅炊烟升起,给山水之间添上一道道神秘的薄纱。看完这些,我们返程,直接回到我家休息。

      我稍息片刻,进到厨房做饭,国伟很拘谨,跟到厨房想帮着做点什么,我告诉他,在我这里,无英雄用武之地。他只得回到客厅,跟我爸、我哥天南海北的聊天。不一会儿,祥海来电话说已经到巴东,我把锅铲交给婆婆,立即跑下楼接他,国伟见宗亲心切,也跟着下楼,其情其景,着实感人。回屋,我继续做饭,很快,一桌丰盛但质量不高的饭菜陆续上桌,我吆喝着大家入席,在热烈的交谈和祝福声中,我们兴奋着,感动着,满足着。如此,我突然感觉像做梦一般,几个月前,我并不知道这世界上有这些亲人,几个月后的今天,我们居然能够围坐一桌,畅谈亲情,千里之遥,在亲情面前,也不过此...

      吃过、聊过、休息过,我们集体去宾馆等候建始和重庆璧山的客人。进到房间国伟把带来的纸质族谱翻出来,整整齐齐摆放在床尾,预备以最正式的方式迎接所有人的到来,刚准备好,建始珍德、珍铁、祥未、祥华、祥靖、荣辉一行来到房间,我们互相介绍,随地而坐,素未谋面,却都亲情满满,我就地取材,给来客一人倒上一杯绿茶,国伟立马进入工作状态,对照我们支系当前的工作进行讲解,然后布置第二天的行动计划和注意事项,讲解中,建璧、小英已到宾馆楼下,我立马下楼迎接。开得车门,我们欢呼雀跃,热烈相拥,我在他们脸上完全看不出疲惫,兴奋的将他们迎接进房间,跟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便催促他们去自己的房间洗脸休息。因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,考虑到他们接近八个小时的车程已经是又累又饿,短暂休息后,我提议出去吃宵夜,部分人员回房休息,建璧.建璧夫人,小英,国伟,祥海,老哥和我徒步去到谭老大夜市,我特意点了一条鱼,两份豆腐和土豆,其余交给客人斟酌,不一会儿,腾腾火焰燃起,铁板烧锅内容逐渐丰富,我们杯杯相碰,语语相惜,直到吃好喝好,我们才起身道别,各自回房休息.......


热 门 推 荐
热 门 资 讯
微信公众号
手机APP下载

Copyright Tencents. @2003-2005 All rights reserved

荣氏宗亲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